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为了复仇
为了复仇

为了复仇

声音过处,只见瑶琳脚步踉跄的走过来,才踏不上两步,人已倾仆在地。
-
-  一团如电似箭的身影,瞬间已来到她身旁,一把便将她抱起:「妳怎么了,那里不舒服?」此人正是狄骏,一对盈满关切的黑眸,散发着温暖的光芒。
--
  「我……我好辛苦,手脚都麻木了!」瑶琳仰起螓首,牢牢地对上他的眼睛。-

-  狄骏心知她不懂武功,身上全无内力,体内的毒药自然比练武之人发作得快。-

-  「瑶琳,妳中了毒,所以才有这样感觉,但妳不用害怕,这人会给妳解药的。」-
-
  「我知道……」瑶琳的眼睛始终凝望住他,「这人是我父亲的手下,他当然会给我解药,但我不要,除非他也解去你身上的毒。」
--
  狄骏霎时听得血气上涌,一时的激动使他说不出话来,只是怔怔地望着她。他确没料到,怀中这个可爱的女孩子,竟会对待自己如此地好,就连本身性命也恝然置之!-
-
  「唐叔这个人我很清楚,只要我不肯吃解药,用此来要挟他,保证这个方法可行,相信我罢。」瑶琳依偎着他,一股幸福的温馨感,令她连说话也温柔起来。-
-
  狄骏不禁苦笑:「有很多事不是如妳所想的,妳太天真了!」-
-
  瑶琳翘着小嘴:「你不相信么,我便给你看看。」便朝唐浩道:「唐叔,是爹爹叫你来的吗?」
-
-  唐浩躬身一礼道:「小姐,是老爷派小的来接妳回去。」-
-
  「这样说,是爹爹叫你在我身上下毒了?」
-
-  「不……小人本不敢伤害小姐的,只是此人武功实在太高,若不用这个方法,恐怕难救小姐脱离窘境,小人才不得不用这手段,还望小姐见谅!」-

-  瑶琳虽然身上中毒,浑身麻木无力,但说话却没有大碍,依然词锋刁钻,亮如昔。「就算你说得对,我也不再追究。解药呢,还不快拿出来?」-
-
  「小姐,恕小人暂时不能答应。」
--
  「你好大的胆,难道你想毒死本小姐?」
-
-  「小人不敢,小姐千万不可误会,只是狄骏此人实在不能放过他,一来为小姐与小爷的安全,二来不乘今日把这人铲除,终究会是一条祸筋。」
-
-  「你说甚么?」瑶琳登时气得满脸通红,她确没想到这个唐浩竟敢不听自己的说话,再听他要取狄骏的性命,更叫她又惊又气。「好!既然你不愿意取出解药,也休想我会吃你的解药,咱们两人一起死好了。」
--
  「小姐……」唐浩也感到一惊,倘若这个刁蛮小姐真的毒发身亡,这条罪名委实不轻!「妳这又可苦如此,也不值与他陪上性命。妳知否此人为何要掳劫小姐妳,他就是想要妳来交换老爷身上的一件东西,还想要老爷的性命,你不相信,大可问问这个人,看小人所说的可是谎话。」-
-
  「你说谎……骗人的!我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瑶琳大叫骂着,目光倏地回到狄骏的脸上,一双美眸早已蕴盈泪光。「狄骏你说,说这不是真的,说你不是要害我爹爹……你说吧!」-
-
  狄骏爱怜地轻轻抚着她俏丽的脸蛋,二人对望良久,再经瑶琳多番催促,才徐徐点头道:「他说得没错。」-

-  瑶琳一听,那股震撼比地动山摇还要厉害百倍,险些儿便晕了过去,「不会的……怎会是这样……」眼前这个心爱的男人,竟是个要杀害自己父亲的人,一时间,瑶琳实在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命运!
--
  「妳跟唐浩走罢,也无须担心妳哥哥的安危,我决不会伤害他……」狄骏说完正要站起来,却被瑶琳扯住。-

-  「为甚么?为甚么你要杀害我父亲?求求你……求求你说给我听!」瑶琳一脸恳求之色望着他。
-
-  狄骏望了她一会,却没有开声回答她,缓缓站起身来。
--
  「不……不要走,你这样一走会没命的,我虽然不知你和我爹爹有甚么恩怨,更不希望爹爹会有危险,但……我……我也不想没有你,我……我到底要怎样做才好!」说到这里,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早已成了一个泪人,相信她自有生以来,也不曾如此伤心地大哭过。
-
-  狄骏刚移动的脚步顿时打住,他一向的刚毅坚定,已被眼前的女孩子所融化。-
-
  但见瑶琳猛然抬起头,朝唐浩道:「唐叔,你既然不肯救狄骏,我也不吃你的解药,我说得到做得到。」她似乎已全豁了出去,说得声泪俱下。
-
-  「小姐……」唐浩不由大急起来,连忙踏上前去。-

-  「你不要过来,不然我便咬舌自尽……」瑶琳大声道。
--
  唐浩那敢再行一步,踏出的脚立时收回。岂料在他进退两难之际,狄骏倏地俯身点了瑶琳的穴道,使她无法动弹,连咬舌的力气也没有了。-

-  「狄骏你……」瑶琳实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
  「妳不要再刁蛮了,好好跟唐浩回去,少少的毒药毒我不死的。」
--
  「你说谎……要是你自己能解去身上的毒,决计不会放我回去。」-
-
  「我没有骗妳,若然妳真的要自尽,妳便真的再没有机会见我了。」狄骏说完再向唐浩道:「你现在可以给她解药了,人也交给你,但若然你保护不力,让她少了一根头发,狄某决不会放过你。」-

-  「我家少爷又如何,你真的不肯放他?」唐浩高声问道。
--
  狄骏并没有理会他,转身大踏步而去,瑶琳的嘶声不住从他身后传将过来。-
-
  「狄骏……你不要走,不要留下我……狄骏……狄骏……」-

-  可是他充耳不闻,晃眼间便消失在山崖边,只隐隐留下瑶琳的哭喊声。
-
-  □      □      □-

-  一座宏伟的庄院,独自座立松林中,但见红墙高耸,屋脊栉比,更显这庄院气象的豪华。-

-  只见唐浩背着瑶琳扬长推门而入,宛如回到自己家里似的。
-
-  「唐叔,这是甚么地方,为甚么咱们来这里?」瑶琳不解地问。
-
-  她已服了解药,身上的剧毒经已尽除,四肢的麻木也没有了,但还是浑身无力,就连抬脚走路也不行,唐浩对她说这是药后的必然反应,须得两三天才能痊可。
--
  「沈大小姐,这是妳的新家,从今以后妳便要住在这里。」唐浩的声音显得异常地阴沉,令瑶琳不由浑身一颤。
--
  「你……你说甚么?为甚么我要住在这里?」瑶琳感到极不对劲。-
-
  「不为甚么,因为你是沈啸天的女儿,就是这么简单。」
-
-  「原来你……」一阵不寒而颤直窜全身,喉咙有如给人扼住了般。-

-  剎那间她只觉四周突然变成死一般的静寂……低黯且黝暗!连抱着她的唐浩此刻是走向哪里?她也全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已落入魔掌,现在无论走那条路,反正都是通向地狱。-
-
  突然,她感觉一阵暖气袭来,瞬即围了她全身,原来他们已走入了一间雅室,面对一盆熊熊的炉火。瑶琳突然大声道:「你给我站住。」
--
  唐浩诧异起来:「站住?」
-
-  瑶琳道:「没错,站住,我有说话要问你。」
-
-  唐浩望着瑶琳苍白的面容,已变得因激动而发红,那绝望的目光,盈满着怒意,但他并没有停下来,继续往前走。-
-
  只听瑶琳再次大声道:「我叫你站住,你就得站住,我说有话问你,你听不到么?」
--
  唐浩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宝贝,妳总是喜欢发施命令,但这里并非沈府,没有人会再听妳的,有说话要问,妳问便可以了,答与不答在于我。」-
-
  瑶琳怒道:「唐浩,你知不知这样对待我,你会有甚么后果?」-

-  「我当然知道,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但这又怎样,又有谁会知妳是落在我手上,全天下人只会说,妳是被影子帮掳去,从始便失去影踪。」
-
-  「好毒的手段,但我想知道,你这样做会有甚么好处?」
-
-  「好处自然是有的,妳不必过问,只要妳在这里安安静静,或许妳还会有回到沈啸天身边的机会。」-
-
  炉火烧得正旺,然室内却瞧不见一个人影。-

-  瑶琳听后,彷佛狠狠挨了一鞭似的,心脏给鞭得跳起来继而又落下,却再也不会动了。汗珠一颗颗迸将出来,犹如珍珠般大小,人也开始抖个不停。
--
  可是她还有说话要问他,这是她急于要知道的。「狄骏和我爹爹究竟有甚么恩怨,相信你必然知道,到底他们两人间发生了甚么事?」-

-  唐浩在一张柔软的短榻上放下了她,而瑶琳立刻感觉得到,他那满怀恶意的目光里,正凝注着她那蜷曲的身子,眼神甚是淫猥和可怖。-
-
  瑶琳的心房开始「砰砰」乱跳,她忙别开头,不敢接受这双眼睛,在这温暖如春的无人小室里,她真不敢想象将会发生甚么事情。-
-
  唐浩放下她后,慢慢直起身来,双手抱胸,徐徐道:「好罢,既然妳想知道,我也不妨说与妳知。」
-
-  他坐在一张椅子上,接着道:「据闻你父亲和狄骏的父亲,原本都是名门望族,均是世代簪缨的官贵人家,尤其是狄家,更是富可敌国。他们二人同朝为官,不久便成为知心好友,但说到官场手段,你父亲便厉害得多了。后来皇上派遣妳父亲到西北监军,行前面授机宜,还赐以尚方宝剑,有先斩后奏、生杀予夺之权。」-
-
  「这些我都听父亲说过,还知道他和边关主将政见不一,二人后来发生了磨擦,但这又与狄家有甚么关系?」-
-
  「当然有关系,事端便是在那事开始。那个边将叫曾贵,他本事都在兵马功夫和战场上,而对官场上尔虞我诈的那一套,压根儿便不是妳父亲的对手,很快就被他干晒在一旁。当时妳父亲大权在握,取代了曾贵的地位,后来与西夏开战,你父亲几乎全军覆没。多亏狄骏的父亲率领一支铁骑,奋力冲进包围圈,才把妳父亲和残兵搭救出来。」
--
  「这个也没办法哦,我爹爹是个文人,又不懂武功,当然是敌不过那些西夏人了,怪便怪皇上不晓择人而为,怎能全怪责我爹爹!」瑶琳似乎很不满他说父亲的不是,边听边不住辩护。
-
-  唐浩一声冷笑,接着道:「或许如妳所说罢,但有些事情,恐怕妳父亲没有说给妳听。」
--
  「不会的,爹爹最爱和我说当年,我又怎会没听过。」-

-  「我说的都是实事,妳不想听便罢了。」
--
  「不……我要听。」瑶琳还没有听着父亲和狄家之事,怎肯就此放弃。-
-
  「那次兵败,妳父亲不但不思深悔,倒反而迁怒边民,诬蔑百姓私通敌国,致使大军失利。在归途中纵军行凶,杀害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取下人头,冒充斩获敌兵首级,便回京向朝廷报功请赏。又刚巧的是,西夏虽然大胜,但自知远不及大的我方,便主动请求罢兵言和,战火才没有扩大。」
--
  「不会的,你骗人,我爹爹决不会做这种事。」瑶琳越听越是激动。-
-
  唐浩又是冷冷一笑,再道:「后来狄骏的父亲看不过眼,虽然二人深交,也不耻妳父亲这下三流的行径,他素来为官清正,忠君爱民,便愤笔疾书,铮铮直言在朝上弹劾妳父亲,可是皇上却全不听在耳里,加上妳父亲的谗言,狄骏的父亲便给了个诬陷大臣、有侮国体的罪名将他革职罢官,并打入天牢问罪。」
-
-  瑶琳从不曾听过这回事,今日一听,又叫她如何能够接受。但唐浩却说得头头是道,绘形绘声,又教她不能不相信。-

-  「没想到事情还没有终结,狄骏的父亲还没等刑部审讯,妳父亲便派人买通狱卒,暗地做了手脚,狄骏的父亲便突然得了暴病,当夜一命呜呼了。」 
-
-  瑶琳听得浑身哆嗦,恰似数九寒天,一桶冷水浇顶而下,她心里想道:「无怪狄骏会如此憎恶官家,难道爹爹真的做了这等事?」-
-
  唐浩再道:「后来狄家被官府查封,全权由妳父亲执掌,原来狄家有一家传之宝,便是一座『白玉紫鸳鸯』,据闻内里藏有狄家历代的财宝秘密,而妳父亲却早有预谋,存心想独为己有,后来给他得其所愿,只是财宝的秘密,至今他还无法找出来。」-
-
  「你曾说狄骏是想用我来交换一件东西,莫非就是『白玉紫鸳鸯』?」
-
-  「没错,当时狄家被抄封,可谓树倒猢狲散,仆人家眷各自逃命,狄骏的母亲当夜便带着那座『白玉紫鸳鸯』正要夜逃,岂料还是给你父亲找着抢回来,而狄骏的母亲,也因为这样而被害,而狄骏三兄妹,却被一名家仆抱走收养了。」
-
-  「原来狄骏还有兄弟姊妹。」
-
-  唐浩站起身来:「故事经已说完,妳休息一会罢。」便转身走出房间。-
-
  「唐浩。」瑶琳突然叫住他:「你关我在这里,莫非你也是为了那座『白玉紫鸳鸯』,想用我要挟我爹爹?」-
-
  唐浩回头留下一个狡黠的笑容,并没有回答她的话,人已走出了房间。
-
-  瑶琳颓然坐在床上,想着唐浩刚才的说话,迄今还不能断定他的话是真是假,她内心确实不能相信素来行事正直,为人慈祥的父亲,竟然会做出这种冷血的行为?这其中想必另有些暧昧的问题。-

-  但要清楚这些问题的所在,便只有离开这地方才能得到答案。
-
-  一想到这里,不由又打了个寒颤,瑶琳紧闭双目,紧闭牙关,来等待着一切最坏的事情发生!再想起方才唐浩的淫猥眼神,更使她局蹐不安,身上每一根头发,都似已直立了起来,在这充满春意的雅室中,瑶琳只觉比冰天雪地还要寒冷。
-
-  幸好,唐浩真的走了,竟没有任何事发生,但回念一想,又不禁有点惊惧。-

-  「依他那眼神,分明是想打自己主意,又怎会如此轻易便放过我?」-
-
  「哦,是了,反正我已落在他手中,既然这样,自当然是无论想甚么时候动手都可以,他又何必急于一时!」-

-  她开始转动目光,只见这雅室无论是一案一几、一瓶一碗,都布置得异常华丽雅致。忽然,门外似有人影一闪,匆匆的一瞥,使她无法看得真切,难道这人是唐浩,但身型衣饰却又不像,这使瑶琳更感纷乱如麻。
--
  突然,她想起一个人来,那颀长而横硕的身影,倒有几分像狄骏的手下,便是那个叫王彪的粗眉汉子。-
-
  不会,不会,怎会是他?若然真的是他,那么早已该和唐浩那恶魔对打起来,不论谁胜谁负,总该会发出声响,又怎会未曾听得丝毫的声音?-
-
  莫非他已与唐浩同流合污?不会的,敢情是看错而已,绝对不会是他。-
-
  便在这时,一个人大步走了进来,打断了她一切的思潮。
--
  瑶琳看见那人,不由「啊」地叫了一声,原来真的是他,一个粗大眉毛的壮汉,像铁塔般落在她眼前,这人不是王彪还会是谁!-

-  「小娃儿,咱们又见面了。」他的眼神,比起唐浩还要淫猥数倍。
--
  瑶琳看得怦怦心跳,连说话也讷譅起来:「你……你……你怎会在……在这里?」
--
  「这是我的地方,我当然会在这里。」-
-
  「你……你和唐浩他……」瑶琳把两人联系在一起,便即感觉充满悬疑的,矛盾的,不合情理的疑惑。
-
-  王彪冷笑一声:「难道妳现在还不明白?」
-
-  「原来你们两人是合谋,但狄骏是你的帮主哦,为甚么……?」说到一半,她便隐约知道点端倪了。
-
-  「帮主!」王彪低哼一声:「恐怕狄骏经已陪着他父亲了。」-
-
  「他……」瑶琳一阵昏眩,失声叫道:「他不会死的,他对我说过不会死的。」-

-  「连『六脉钻心散』都无法致他死命,莫非他是神仙不成?」旋即哈哈大笑。
-
-  一时间,天地的一切都似在这死寂中,突然全部凝结,全都凝结成一幅令人窒息惨白的画面。-

-  瑶琳满含痛泪的双目中,所见到的却似乎是另一幅画面,一幅活生生的血淋淋画面。一个英俊的、生气勃勃的男子,在瞬息间变得五孔流血,双目暴睁还渗着血丝的死尸。-
-
  她掩着脸孔,不敢再想下去,钻心的痛楚,已令她再无法承受,她似乎只剩下一个不属于她的躯壳。失去了狄骏,彷佛连她的生命也随他而去,世上的一切,她觉得甚么也再不重要了!
--
  王彪来到榻边,瑶琳仍没有察觉,一只粗大的手掌,忽地放在她肩膀上,她才感到危险的来临,猛地抬起泪汪汪的俏脸,身子同时欲往后缩,只是她浑身发软无力,被王彪一把抓住了衣襟。
-
-  瑶琳大吃一惊:「你……你要怎样?」
--
  王彪咧嘴一笑,露出狼一般的森森白齿:「我想怎样,当然是想做妳和那小子在山洞做的事。」
-
-  「不……」瑶琳大喊一声:「快放开我……」-

-  「待咱们完事后,我自然会放开妳。」王彪五根手指一用力,瑶琳的前胸衣襟登时裂开,只要他再一用力,她的胸脯便要露出来。-

-  瑶琳虽是浑身无力,然执拗倔强的性子却没有变:「快放开我,我既落在你们手中,要杀要剐只由得你,若要我依从你,你这是做梦。」-
-
  王彪嘿嘿笑道:「好大的小姐脾气,我就看是否在做梦。」但闻「哧」的一声,瑶琳前胸的一块衣襟,便整个被撕了下来,晶莹丰满的胸膛,立时露了出来。
-
-  瑶琳仰天倒在软榻上,连忙掩着胸口,嘶声大骂道:「恶贼,淫贼,你……」-

-  王彪望着她露出来的部位,早已看得欲火焚烧,筋肌亢暴,他一双大手一沉,又抓住瑶琳双肩的衣服,这时只要他两手一分,她的上身便会变为赤裸了。
--
  「老王,不要做得太过份。」一把男声从门外传进来。
--
  王彪回头一望,却见唐浩正双手抱胸,伫立在门口:「原来是唐兄。」
-
-  「还不放开你这双手。」唐浩的语气比冰雪还要冷。-

-  只见王彪极度不舍地缓缓放开手,似乎他对唐浩甚为忌惮:「唐兄,这似乎……」-
-
  「她不竟是我的小姐,我劝你不要乱打她主意。」唐浩依然语气如霜。
--
  「既然唐兄这么说,咳咳!王某怎敢不给面子。」-

-  唐浩望着一脸苍白的瑶琳:「小姐,妳放心休息,相信以后再没有人打扰妳。」话落便与王彪离开房间。-
-
  瑶琳深深喘了一口气,她不敢相信,忍不住张开了眼睛,二人果然真的走了,没想到唐浩还会顾念宾主之情,在重要的关头救了她。
--
  她开始静心思索,想着藏在心中的疑团:「我进来了这么久,除了这两人之外,并没有看见第三人,莫非这偌大的屋子,便只有他们两人而已?还有,唐浩又为甚么这样放心让我独自留在室内,他不怕我逃走吗?」
--
  瑶琳想着想着,不久,她终于得到答案了:「是了,想必二人知道我中毒之后,短期间无法恢复体力,连走路也不能才会这样放心,但你们也少觑我了,我就走给你们看。」
-
-  她向来就是这样,越是给人看不起,她便越要怒力做到,更何况是现在的环境。-
-
  瑶琳用手按着榻缘,缓缓从榻上爬下来,当她双脚踏在地上时,才发觉自己虽然手脚无力,尚有些许麻木,却不是完全无法支撑身体,只是有点儿虚浮媻姗,只要用手攀扶墙壁,还是可以慢慢走路。-

-  发现了这一点后,顿时令她信心倍加。她贴着墙壁走出房间,外面是一个厅子,右面是一道回廊。瑶琳看清楚四周环境,便朝回廊慢慢走去。-
-
  果然这间屋并没有其它人,瑶琳兜兜转转,拐了四五个弯,来到一个落园,这段路程她没看见一个人,甚至连唐浩、王彪也踫不着,这使她十分兴奋,似乎脱离虎穴有望了。-
-
  瑶琳穿过落园,又见一行房间,便扶搀着继续前进。-

-  突然,隐隐听见有点对话声,却从前面的房间传出来,她不由一惊,知道极有可能是唐浩等二人,但若不再前走,就无法离开这里,但这样便会经过那房间,一时间令瑶琳难以决择,不禁踌躇起来。
--
  她思量片刻,还是决定往前行,就算给他们发现了,大不了是被捉回去!-
-
  瑶琳拍拍心房,小心地尽量放轻步伐,当她来到房门前,便听见唐浩的话声。-
-
  「狄骏既然没有回『白松庄』,料来是己经毒发身亡,影子帮帮主与颍阳剌吏爱女同时失纵一事,想必不到三日,便会传遍江湖,而影子帮的一切事务,必然会由其弟狄骥暂时执管。但失纵消息一但传出,沈啸天纵是不愿,但为着儿女的安全,必然会出兵围剿,你只要事前预先带领主力帮众,寻个借口离开海陵,先行避过与官兵接触,没有了狄骏和你两人,光以狄骥和狄姗姗两兄妹的力量,势必难以抵挡朝廷的精兵,到时影子帮就是没有全军覆没,其余之人,也必然只是仅以身免罢了。」-

-  瑶琳一听狄骏和父亲的名字,立时定下身来,心想道:「原来二人正在谈论着计划害人,何不听听他们说甚么,待自己走出去之后,便向外揭发他们的阴谋。」于是贴着墙弯下身躯,屏住呼吸侧耳细听,但一想到狄骏身死,不由泪水再度自眶内团团打转。-
-
  紧接着是王彪的声音:「但狄骥的武功也不下兄长多少,同样是个极厉害的角色,他若然不死,我这样做作,是必会被他怀疑,到时恐怕……」-

-  「放心好了,有我在旁帮手,难道你还怕他不成,我便不相信,凭咱们两人之力,就无法除去这个毛头小子,只要狄骥一除,帮主之位,你不是如愿以尝么。」-

-  王彪呵呵大笑:「唐兄切莫如此称呼,王某是不是能当帮主,还说不定哩,如此称呼,岂非折煞了王某人。」
-
-  「你此刻虽还未登上帮主宝座,但心腹之患一除,帮主之位,岂非已是囊中之物了。」-
-
  王彪大笑道:「好说好说,来日若真的当了帮主,小的决不敢忘记唐兄的大恩,但我还有一个疑问,狄家兄妹虽除,但那『白玉紫鸳鸯』仍在沈啸天手中,唐兄又如何能取得到?」-

-  唐浩冷笑道:「你不要忘记,我手上不是有了个皇牌么。」-
-
  「唐兄所说,大概就是那个沈丫头了,难怪唐兄一知狄骏要掳走这丫头,便急不及待赶来把她抢到手,原来是为着这样。」-
-
  「要不是这样,我又何须急巴巴的,就是害怕狄骏把她带回白松庄,到时再下手便麻烦得多了,幸好狄骏为人好色,竟待不及回庄便把那丫头带去山洞,才使我有这个千载难得的好机会,还可顺带一起把他铲除。」-

-  「唐兄可谓福运双全,有沈啸天的爱女在手,还怕他不乖乖双手奉上『白玉紫鸳鸯』与唐兄,到时唐兄发了大财,也得多多关照王某人才是!」-
-
  二人正谈得兴高采烈,忽地一把女声自门外响起:「放开我!快放开我……」-
-
  随即门户大开,一个身高七尺的彪型大汉,正提着瑶琳走进来。
-
-  唐浩两人见后,也为之一愕,唐浩当下笑道:「果然有点本事,四肢无力也能跑到这里来。」-

-  那名彪型大汉在两人面前放下瑶琳,她身子一软,便坐在地上,只听那大汉道:「这个丫头伏在门口窃听,是否要我处置她?」-
-
  「不用了,你且守在门外,这事我自会料理。」唐浩挥手道。
-
-  「唐兄!」王彪指着她道:「咱们的说话,她……」
--
  「不用多说了,谅她也没有办法说出去。」-
-
  瑶琳高声道:「你两个害人精,害了狄骏还不算,还要害狄家的人,到底他在哪里得罪了你?」-
-
  唐浩摇摇头,冷笑道:「他没有得罪我,是我得罪他。」-

-  瑶琳扭动身躯让开,喊道:「我既落在你们手上,一刀杀了我好了。」
--
  「我又怎会杀妳呢!没有人敢伤害妳的。」
-
-  「你不杀我,只是要我来换『白玉紫鸳鸯』罢了,是么?」-
-
  「妳爱怎么说便怎么说,只要妳不再生歪念,我便放妳回房间休息,妳好好想一想?」
-
-  瑶琳发起小姐脾气来,骂道:「我偏要走,我要离开这鬼地方。」-

-  唐浩长叹一声:「妳这样便不能怪我了,唉……真是自讨苦吃!」便向门口的大汉道:「大水牛,你且送她入地牢,好生伺侯,让她好好想清楚,没有我命令,不得伤害她一根头发,不然为你是问。」 -
  这是一个地牢,但四下环境,却十足十是一个囚牢,阴森而黝黯,没想到这座山巅华宅,竟会有一个如此阴森可布的地牢。-
-
  虽然唐浩对大水牛说过好好照顾瑶琳,但他却是个一身笨力气的莽汉,连半点怜香惜玉之心也没有,他打开一个木栅门,把瑶琳用力一推,便将她推了进去。
-
-  瑶琳本就浑身乏力,给他这样一推,人便直扒摔在地,幸好地上有些禾草,没有被撞伤,但也摔得她全身骨头都像散了。-

-  当夜,他脑子里却想着一大堆东西,唐浩的说话一直萦回在她脑中,想着父亲真的是这样冷血么?越想越感烦乱,也感到委屈。不时又想起狄骏,想起他表面上是冷酷无情,但从小节和言行中,瑶琳知道他是非常爱护自己的,只是不说出口而已,当想到他被唐浩毒害,至今仍不知是生是死,那股忧苦不安,不禁令她澜澜泪下。-
-
  但她一想到山洞里的事情,一片嫣红,霍地又染上她双颊,不由身体的某处,阵阵的潮骚再度翻滚狂窜,一幅又一幅的旖旎画面,不住在她脑海涌现。-
-
  瑶琳很明白,她的身心经已深陷进去了?可是……可是现在的他……-
-
  她不敢想,但又不能不去想,她实在不希望这只是个永不磨灭的回忆,没有了狄骏,到底该会怎么办?-
-
  她想着想着,泪水干完再流,流完再干,终于泪眼朦胧,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
  □      □      □
-
-  不知过了多久,她在睡梦中,忽觉一把亲切的语声,在她耳畔轻声呼唤:「瑶琳……瑶琳……」
--
  但这语声,缥缥缈缈而有点嘶哑,却令她感到是如此地熟悉。-

-  瑶琳心头一震,猛地张开了眼睛,落在她眼前的,竟是一对深邃的黑眸,飞扬的双眉,挺秀笔直的鼻子,这人不是狄骏,还会是谁。-
-
  瑶琳一颗心像似已跳出腔外,她还觉自己是在梦中,她甩了甩头,抬手用力一咬,痛得她直喊了出来。
--
  不是梦?真的不是在作梦……她用尽全身气力,双手一举便勾住他的脖子,颤声道:「狄骏,是你,你真的没有死……」-

-  瑶琳的热泪早已夺眶而出,这是惊疑的眼泪,也是狂喜的眼泪,她拚命抱紧狄骏,生怕眼前这美梦会突然醒过来。-

-  「是的,我没有死,我不是对妳说过么。」
-
-  「我早就知道你不会死,是真的……我也知你会来救我,绝不会让我受恶人的欺负。」-
-
  「可是我并没有救妳出去……」
-
-  瑶琳推开他一点,呆着眼睛问道:「甚么?那……那么你怎会在这里,莫非你也被唐浩……不会的……」-
-
  当她看见四周的环境,已经有了答案,那岩石砌成的牢壁是何等熟悉,原来狄骏也和自己一样,被人关在这地牢中。
-
-  明白了一切的她,不由惊呆在当地。-
-
  「我实在无能,本想跟着他们再把妳救出来,岂料……唉!倒反而给他发现,早知自己如此无能,被毒死了反而好……」-
-
  「不……」瑶琳用力抱住他:「你不能死,我也不要你死,现在能和你一起,我已经很心满意足了,就是只得一日,或是只得半日,我也感到很幸福。」-
-
  真的,她只要在狄骏的怀中,瑶琳真的甚么都忘怀了,只想抓紧目前这一刻。
--
  自从她碰见了狄骏,尤其在山洞的一夜,她的心已被他紧缚住了,却似一根不断的柔丝,千缠百绕,纠缠入骨,挣也挣不开,斩也斩不断了。-
-
  地牢里只有一盏微弱的油灯,还远远落在墙角处,使得四周异常地黝黯阴森,但瑶琳依在狄骏的怀中,心头却感到非常温暖,有股无形的幸福感。
--
  瑶琳絮絮地诉说着她的遭遇,当说到她父亲时,不禁抬起头问道:「你真的要找我父亲报仇么?」
-
-  但见狄骏长叹一声,良久无语,同时把目光自她脸上移开。-
-
  「我知道,你……你不会为了我而放弃报父母之仇,但我真的希望你能回心转意,纵使我父亲是十恶不赦,终究他是我爹爹。」
--
  「瑶琳,我……」狄骏像想说甚么,但还是哽在喉间说不出来。
--
  「这样吧,我既然被困在这里,恐怕是逃不出去的了,若然我被唐浩用来要挟我爹,倒不如由我代替爹爹,你把我杀了便可消去心中的仇恨,也使唐浩无法得逞。」瑶琳仰望着他,含着泪水缓缓道。-
-
  「不……我不会杀妳,关于妳父亲,我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或许……」
-
-  瑶琳既兴奋,又有点愕然:「你会放过我爹?」
-
-  「我不知道。」狄骏再次别开头:「但我实在不忍看见妳伤心。」-

-  瑶琳感到十分激动,用力地紧抱住他,连声音也哽咽起来:「多谢你,有你这一句话,就算我马上死去也不打紧,我好幸福哦……」
--
  「瑶琳,你不会死的,我相信咱们总有方法逃出去。」-
-
  「真的……我就是知道你会有办法。」瑶琳高兴起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亲。-

-  狄骏徐徐道:「机会,只要有机会便行……」-

-  瑶琳一脸狂喜之色:「我相信你,狄骏是何许厉害的人物,世上又会有谁能关得住你。」-

-  「没想到妳会对我这么有信心,既然是这样,我绝不会令妳失望。」
--
  「我不会失望的,你必然能够做到。」瑶琳的心情再度回复过来:「对了,你瞧我有多胡涂,见了你实在太高兴了,连一件重要的事还没有告诉你。」-

-  「哦!甚么重要的事?」
--
  「原来王彪和唐浩是一伙的,你知道么?」
--
  狄骏感到非常愕然,摇了摇头:「妳怎会知道?」
--
  「我在这里见到他,他还想……」想到险些儿给王彪欺负了,不由脸蛋红起来,不知如何说下去。-

-  「他还想甚么?」狄骏轩着眉头望住她。-

-  「他……」瑶琳羞涩得把头埋在他怀里,不敢看他一眼,鼓着勇气细声道:「他……想欺负我。」-

-  「妳有没有给他……」狄骏显得异常紧张。-
-
  瑶琳害怕他会误会,赶忙连声否认:「没……没有,真的没有,幸好唐浩突然走进来给我解围。」
--
  狄骏长长嘘了一口气,必乎放心了下来。
-
-  接着瑶琳把窃听到王彪与唐浩的说话,一一说了出来。
-
-  狄骏听得剑眉倒聚,气愤愤的一掌拍在地上,登时「碰」的一声巨响。
-
-  「依我所见,似乎王彪很忌惮唐浩,只要唐浩说一,他便不敢说二。」-
-
  「王彪是个粗人,论头脑及武功都不及唐浩,更不是一个有领导材能的人,像他这样的人物,竟敢觊觎帮主之位,真是个不知自量的家伙。唉……只可惜我现在一时无法离开这里,被这个小人……」
-
-  「你不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他们两人那点比得上你,我有信心你一定能想出办法离开这里,到时便可狠狠教训他们一顿。」-
-
  瑶琳紧紧依偎着狄骏,恨不得将整个人都溶入他身子里,不知为何,她竟然有些感激唐浩来,要不是他,她此刻又怎会在狄骏的怀抱里。-

-  「若然咱们出不了去,恐怕便会死在这里,妳害怕么?」-

-  瑶琳不假思索:「不怕,只要我能和你死在一起,已是我生平最快乐的事了。」-

-  狄骏默然半晌,道:「但你还年轻美丽……」
--
  「没错,我还年轻,当然不想死,我还想与你永远厮守在一起,再过几十年幸福的日子,但……」她说到这里,话声突然顿住。
--
  瑶琳一双明如秋水的眼睛,已凝注在狄骏的脸上:「或许真如你所说,咱们真的会死在这里,到时我虽然不能和你厮守一生,但在死之前,就是只得两三天也好,这一段期间,还是属于咱们两人的。」她的语声开始颤抖起来,但这并非惊惧的颤抖,而是一种销魂的颤抖。-
-
  狄骏也感到她的变化,不禁盯着她道:「瑶琳……妳……」-

-  瑶琳突然伸出双手,紧紧勾住他的脖子,把他的头缓缓拉下,并闭上了眼睛:「吻我……」-

-  狄骏只是睁着眼睛望住她:「瑶琳……」
--
  瑶琳主动把嘴唇碰向他嘴边,呻吟般低语道:「你还不明白么?你……你这个大呆子,在咱们没有死之前,我要将一切都交给你,做咱们在山洞里还没完的事。」-

-  狄骏听着最后的一句话,不由露出一抹惊喜的笑容,没料到瑶琳竟会大胆到如此地步。-

-  瑶琳饱满温暖的胸脯,紧紧贴着他的胸膛,而她那发烫的樱唇,也贴上了他,且梦呓似的呻吟道:「咱们剩下的时间或许不多了,你还顾忌甚么,还在等待甚么?在山洞时你不是想要我么……」
--
  狄骏毕竟是个男人,男人再强的忍耐力,也无法抵挡眼前这个如仙似的美女求爱,他再也忍受不住了,一个翻身,牢牢抱住了她温暖的、娇小的身躯。-

-  瑶琳不住向上迎合着,也不住簌簌不停颤抖。-

-  □      □      □
--
  四片唇是何等火热、急切。
-
-  火热的唇,紧紧地贴在一起,互相品尝对方的甜蜜,这是狂热的,带着搜索与迎合,感受对方给予的体贴与温柔。-

-  瑶琳的身子不停颤抖,比山洞时还要厉害,她很害怕,但她还是鼓足勇气。
--
  忽地,她感到一阵奇异的巨变,登时被一阵冷潮淹没了她全身,一直通过她心底最深处,使她颤抖得更厉害……
--
  瑶琳用尽气力,猛地咬了他一口,咬在狄骏的嘴唇上,虽然身体仍是无法提聚气力,但她还是使劲推他。
-
-  狄骏因嘴唇发痛,正要抽手抚摸,一个不及防,惶然间竟被她推开,滚在一旁。「瑶琳妳……妳疯了么?」
--
  瑶琳迅速地挪到墙边,双手紧紧抱在胸前,疯狂似的嘶声大喊:「你……你不是狄骏……你不是狄骏……」
-
-  狄骏指着自己:「我不是狄骏是谁?」-

-  瑶琳高呼道:「你……你这个畜牲,你不是人,卑鄙无耻,猪狗不如的东西。」
-
-  「好!妳说。」狄骏坐起身来:「我不是狄骏是谁?」边说边爬过去。-

-  瑶琳喝道:「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便咬舌自尽。」
--
  「好好!你不要乱来,我不过来是了。」狄骏只得安慰住她。
--
  「我虽然不知你是谁,也不知你为何长得和狄骏一样,但你样子虽像,可是你并不是他。」她的牙齿咬得吱吱作响,接着道:「难怪你的声音带着嘶哑,因为你根本无法装得像。」-
-
  「是么,这是中毒后的症状,妳怎会说我是装来的。」-
-
  「哦,天呀!我怎会这么蠢,该早就知道的了,唐浩怎会把狄骏和我关在一起,他一心要杀狄骏,要是狄骏被他捉了,唐浩还会放过他么!」
--
  「狄骏」呵呵地笑起来:「妳好厉害,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孩子。」
-
-  他这样一笑,便已承认他并不是狄骏。-

-  「但我还有件事不懂。」那个假狄骏笑道:「我这妙计本就要妳自送上门,但我已瞒了你这么久,为何你又会突然识破?」-

-  瑶琳又恨又气:「只因为我……我……」她顿了一会,高声道:「你莫要管我如何识破,总之我识破了就是。」-
-
  她如斯呼喊,只因这问题实是无颜回答!原来她方才与这人亲密时,骤觉对方的亲吻,竟是如此地生疏,就连狄骏那股独有的男性气味,殊为不同,尤其狄骏那温柔中带点野性的爱抚,那种感觉是何等令人缠绵入骨,是任何人也无法代替的,而女子在这一方面的感觉,又总是特别地敏锐。 
-
-  便在此时,那人竟站在她身前,低着头望着这个美得叫人心跳的瑶琳,只见他那双眼睛,目不交眨地怔怔望住她,却说不出地险恶淫猥。
-
-  瑶琳看见这对骇人的目光,不禁将身子抱得更紧,咬牙切齿不敢去望他,她悲忿的怒火已渐消失,渐渐地被恐惧所占据。
-
-  那人笑道:「很聪明,聪明得超出我想象之外,但妳还是无法逃出我手掌心,我就不相信今日要不到妳。」
-
-  「你……」她不得不抬起头望住他,恐防他会有甚么行动。
--
  这一抬头,便瞧见他那双恶毒而淫邪的眼睛,她浑身倏地一颤,失声道:「原来是你……你这双眼睛……」-
-
  那人微微笑道:「我眼睛怎样?」
--
  她愈看愈感肯定,这双淫猥的眼睛是这么地熟悉,瑶琳不由颤声道:「是你……你是唐浩,是么?」
--
  那人哈哈大笑道:「果真有点本事,不错,妳现在知道了又如何?」-
-
  瑶琳嘶声道:「你这个恶贼,我还道你……你……」-
-
  「还道我甚么?是否以为我在王彪手上救了妳,我便不会占妳便宜?」-

-  「没想到我和爹爹都看错了人!」瑶琳咬紧牙齿:「竟然引狼入室!」
-
-  「我也没想到,平日的妳虽然贪玩骄憨,外表却装得三贞九烈,一脸纯真的模样,其实和一般妓女无异,都是水性杨花,一日间便能与狄骏这小子这般亲密,想必也做了些不可告人之事。」-

-  瑶琳听得怒火中烧,高声骂道:「你知道甚么,我就是喜欢他,这又如何,只是你……你这双脏眼睛,把全人类都瞧得和你一样脏。」-
-
  唐浩笑道:「妳说得对,我是脏,妳现在知道已经太迟了。」说着间又踏前一步。-

-  瑶琳大声道:「滚开,我宁可死,也不让你碰我一根指头。」
--
  而唐浩并没有理会她,依然淫淫笑道:「妳方才还与我这般亲密,此刻又为何会……」
-
-  「因为她是我的女人,当然你不能碰她。」突然一把充满磁性的男声响起。-

-  唐浩与瑶琳也为之一呆,连忙循声望去。
-
-  瑶琳一见此人,不由高呼一声:「狄骏……真的是你……」那种狂喜使她险些昏了过去,泪水也随着激动的喜悦而疾涌出来。-

-  「瑶琳,有我在这里,没有人敢动妳一根头发。」狄骏坚定的黑眸,紧紧盯着眼前的唐浩。-

-  唐浩见狄骏突然出现在地牢,也不禁惊愕起来:「你……你怎会还没死?」-

-  「我当然有我的方法,唐门的毒药固然厉害,但对我而言,只是一点玩意儿而已。」
--
  唐浩眼见情况不利,更知自己决非狄骏的敌手,连他向来倚仗的毒药,也给狄骏轻易解去,心下不由大惊,见他忽然五指一探,直朝瑶琳抓去,打算把瑶琳控制在手,以她要挟狄骏不敢莽动,这也是他唯一自救的方法。
--
  然而狄骏像早已看破他计谋,手上长剑一递,数度银光直点他身上几处要穴,唐浩只得挪身疾闪,连退三步方行避过。
-
-  狄骏乘着他退身之际,猛地一掌砸在那木栅门上,「碰」的一声大响,两手围粗的木柱,竟被他一掌砸得木屑纷飞,接着「碰碰」几声,已给他擘开一个大缺口。-
-
  狄骏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唐浩才一定身,狄骏经已步了进来,站在瑶琳身旁。-

-  「狄骏……」瑶琳扶着墙壁想站起来,却见狄骏道:「不要起来,坐回去。」
--
  瑶琳虽然不大明白,但她知狄骏必有用意,便不再起来,坐在墙角下。
--
  只兄狄骏还剑入鞘:「你不但用毒厉害,连易容术也这么厉害,确实难得。」接着朝唐浩递出手,又道:「拿来。」-
-
  唐浩凝神戒备,听着狄骏的说话,也感茫然,问道:「拿甚么?」
-
-  「六脉钻心散的解药。」狄骏缓缓地道。-

-  「你不是自行解毒了么,还要解药何用?」唐浩闪过一抹疑惑的眼光。
--
  狄骏道:「我要以防万一,瑶琳身上的毒,恐怕你没给她全部解去。」
-
-  「你不相信我?」唐浩蹙紧双眉。-

-  「当然,要我凭甚么相信你,她现在浑身无力,我不得不这样认为,你要我动手还是自己拿出来?」狄骏一对杀人似的目光,直射得唐浩全身发毛。-

-  他知狄骏若一动手,自己这苦头必然吃得不少,他无可奈何,便伸手入怀,掏出一个白玉瓶,缓缓递向狄骏。-
-
  狄骏接过道:「如何用法?」
--
  唐浩既然给了他解药,也不敢瞒他:「瓶里有二十颗解药,足够五人用,每两个时辰服一颗,连服四颗便成。」
-
-  「我暂且相信你,现在你把口张开来。」狄骏从玉瓶取出一枚红色丹药。-
-
  唐浩肉在俎上,不能不依他,才张开口,便觉两颗丹药飞入口中,他大感奇怪,为何会有两颗?正要吐将出来,岂料狄骏剑鞘一伸,便撞向他胸口,只听唐浩喉咙「喔」一声,两颗药丸已顺喉而下,吞入肚中。
--
  「你……」唐浩按住喉咙,正要发问。
-
-  狄骏已截着道:「一颗是你的解药,另一颗是『百日追魂』,一百日内,你不会有任何事,但百日之后,你体内会千虫万钻,痛苦而死,但你不用害怕,只要你在毒发前十日到『白松庄』来,我自会给你解药。」
--
  瑶琳在旁听了,不禁大笑起来:「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得紧呢!」-
-
  □      □      □
--
  秋风习习,落叶萧萧。-

-  狄骏抱着瑶琳已离开那华宅十余里,来到一个幽邃的丛林,只见四周亭亭如盖,古树郁苍。
-
-  这时,狄骏把瑶琳放在一大树下,让她仍然萎弱的身躯背靠着大树休息,而他却坐在她身旁,取出唐浩的解药,张口便吞了进去。
--
  瑶琳一直注视着他,心感诧异道:「狄骏,你还吃这解药作甚么?莫非你身上的毒还没有解除?」
-
-  「嗯!」狄骏点点头,接着问道:「唐浩是否依他所说,每隔两个时辰给妳吃一次解药?」
-
-  瑶琳根本没有听他后面的说话,已急得满脸通红,扯着他衣衫追问:「你……你在骗我么?没可能的,你没有吃解药又怎会安然无恙,功夫边这么厉害!」-

-  狄骏见她知疼着热的体贴模样,不禁又怜又爱,轻抚着她的发鬓,温然笑道:「妳不用担心,其实我练就了一门心法,可以把体内的剧毒暂时抑压住,使它在三天内不会发作,但三天之后若没有解药,依然会剧毒攻心,到时真个神仙也难救我了。」
-
-  瑶琳娇嗔道:「既是这样,当时你为何不把唐浩捉住,逼他交出解药,不是可以了么,免得人家为你担心一场!」-
-
  狄骏笑道:「妳有所不知,当时我着了他道儿,同样感到无法聚力,只是我功力深厚,不致全身无力,但要和唐浩动手,实无必胜把握,又不能在他面前运功调息,压住体内的毒药,唯一之计,便只有行这个方法,让他带妳回去,既然唐浩是妳父亲的人,必然不会伤害妳,岂料这家伙……」-

-  「幸好你跟着追来,不然我……」瑶琳回想起来,无不心惊肉跳。
--
  狄骏道:「妳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  瑶琳睁着大眼:「你问我甚么?」-
-
  狄骏无奈,不禁摇头轻笑,便再问了她一次。
--
  瑶琳点头道:「「没错,确是这样,他所说的解药方法应该没有骗你,但不知为何,我吃了四次解药足有一整天了,还是浑身乏力,半点力气也没有!」
--
  狄骏笑道:「因为妳不懂武功,体内内力全无,与平常人没有半点分别,就是吃了解药,也是应有的现象。」
--
  瑶琳突然掩嘴一笑,显得极度高兴:「真有你的,竟然给唐浩也吃下毒药,想起他当时又怕又无奈的样子,真是有趣极了。」-
-
  狄骏道:「他根本就没有中毒,世上也没有甚么『百日追魂』这东西。」-
-
  「甚么?」瑶琳怔怔望住他:「你给他吃了甚么?」-

-  狄骏徐徐笑道:「我只是耍点伎俩,其实两伙都是他的解药,一来可以看看他那解药是真是假,二来我这样一弄,他为求保命,百日内势必不敢打咱们主意。」
--
  瑶琳大笑道:「没想到你会如此狡滑!」-

-  「对甚么人,便要用甚么手段,若不是到头来便要吃大亏了。」
--
  瑶琳把头枕在他肩膀上,眽眽含情地道:「当时我一看见你,还真的以为做梦哩,终于你真的救了我!」-
-
  狄骏轻声道:「只是我来得迟了点,让你受了许多苦。」
-
-  她一把抱住狄骏,忽然哭起来:「你对我这么好,我永远不会忘记的。」-
-
  瑶琳忘了一切,只想抱着他,亲着他的脸,她的眼泪已沾满他脸颊。
-
-  「好了,莫要再哭了,起来吧,咱们也该走了。」-

-  瑶琳缓缓放开他,呆呆地问:「去哪里?」
--
  狄骏望着她满是泪痕的脸蛋,用手指轻轻把眼泪抹去,道:「妳要是想回家,我现在便送妳回去,如何?」-
-
  「你不是要我跟你回去么,莫非你已经放弃找我爹爹报仇?」她诧异起来。
--
  狄骏道:「我不会放弃的,但我现在再不需要妳了,我自有我的方法。」-

-  「狄骏你……你真的不能放过我爹爹吗,我求求你……我……」瑶琳的泪水再度涌出,看得狄骏心痛不已。
-
-  狄骏咬着牙道:「妳不要再说了,我的决定没有人能够改变。」
-
-  「我知道自己没有这个力量说服你,毕竟父母之仇比天还要大,但我实在不忍看见爹爹和你……」
--
  「妳……」狄骏轩起眉头:「妳怎会知道这件事?」-
-
  瑶琳抬起头:「是唐浩说给我知,还有……」便把唐浩的说话和王彪的事,一一细说与狄骏知道。-
-
  狄骏听后,脸上却全无反应,只是默默沉思。
--
  「我跟你回『白松庄』,我不想回家。」瑶琳突然脱口而出,教狄骏一怔。-
-
  狄骏望向她:「为甚么?」-

-  「要是我在『白松庄』,爹爹若然遣兵来围剿,只要有我和哥哥再你手中,爹爹决不敢乱来,他最疼爱我的,你相信我。」
--
  狄骏又何来想和瑶琳分开,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眼前这个仇家的女儿,竟会对他存着这么大的影响力!
-
-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吧,咱们一起回『白松庄』。」-

-  瑶琳听后,似比着甚么也来得欢喜,连忙把他紧紧抱住,又亲又吻:「我……我好高兴喔!」-
-
  狄骏笑道:「妳高兴甚么?」-

-  瑶琳瞄了他一眼,绽出一绺柔情似水的秋波:「高兴你能够再在我身边。」
-
-  林间的微风,轻轻拂去瑶琳所有的忧伤,只剩下眼前的柔情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