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爸爸与闺女
爸爸与闺女

爸爸与闺女

搬到闺女家的这一段时间,虽然时间不长,但总不如在自己家中随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上午和张翠华见面,乃至中午吃了一顿便饭,让老离的心里燃起了一丝欲火出来,可当着闺女儿子的面,他也只能是趁着女儿不注意私底下动手动脚,不敢太过于表露出自己的急色。-
-
  对于体验过夫妻生活的人来说,长期压抑性欲,这本身就是非常不可取的事情,但迫于环境,老离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可言。不过,他在答应闺女过来居住的时候,留了活口,说起了周末回家转转,总不能让老家空着,当然了,细节不可能跟女儿全部讲出。-

-  当他走进闺女的卧室后,被屋子里的旖旎风光深深吸引,确切地说,是被闺女的睡姿深深吸引。-

-  现如今,闺女已经人近中年,身体上散发出的那股熟女韵味,带着熟悉的媚香味道,在老离走进房间后就钻进了他的鼻子里,睡醒之后的脑子里依旧残存着酒的味道,混沌中香味被放大着,勾动起男人敏锐的神经元,让老离禁不住深深吸了一口。-

-  陶醉在异香之中,眼底尽收美色,虽然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亲身闺女,但这并不影响老离的欣赏,尤其闺女身上仅穿着一条超薄连裤袜,那样子,只要不是木头,谁能无动于衷呢!-
-
  闺女平躺在大床上,睡梦中带着温柔和缱绻,就像小时候玩耍累了依偎在自己的怀里一样,特别的乖巧听话。如此熟悉的画面,对于老离来说,一年、两娘、五年十年,他已经不知多久没有看到了。-
-
  站在床脚,欣赏着几近赤裸的闺女,老离是一点回避的觉悟都没有。
-
-  松软的大床上,一双柔润的脚丫被灰丝包裹着,透过丝袜,女儿花瓣一般的脚趾均匀地布在脚丫上面,暖玉样的脚丫光滑无比,看不出任何瑕疵,他真想上去闻闻味道,看看它们和曾经有什么区别。
--
  嘴里砸着滋味,老离的眼睛顺着闺女铅直的小腿看了起来,由于丝袜的衬托,让这两条曲线优美的小腿看起来更加笔直,在膝盖处微微荡起一层褶皱,不但没有破坏整体的美感,反倒更加吸引人的眼球,让人们知道,女人的双腿上是穿着丝袜的。
-
-  浑圆健美的大腿微微敞露着,就是因为丝袜的超薄超透,绷在大腿上,近距离的观看,丝袜的纹理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丝袜的那种细腻柔滑感,彰显得淋漓尽致。
--
  好马配好鞍,丝袜再好,配在一双大象腿上,也失去了原有的味道,更不要说是欣赏了。
--
  离响的脸上带着微笑,慢悠悠地挪动着步子,终于走到了闺女的脚底下。-

-  由侧面观瞧变成正面直视,感觉味道又不一样。
-
-  闺女颀长的双腿简直比例完美,结合身段去看,真的是添一分累赘,减一分鸡肋,恰到好处地显示了长腿,又衬托出女人的纤腰,让她的上身看起来更加丰满肥沃,此时的老离的心里都不得不在心里慨叹一番。-
-
  对于老离来说,他并未急着去看闺女的胸乳,因为他透过闺女敞露着的大腿,看到了一样令他呼吸急促的物事。-
-
  当老离把目光投向闺女下体时,在静寂的房间里,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心脏加速跳动的同时,断续而又颤抖的呼吸随着眼睛里出现的事物伴随而来。
-
-  老离闭上了眼睛,缓缓抬起了头,试图让自己的心里安稳下来。-

-  心里做着思想斗争,虽然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亲生闺女,可她毕竟结婚生子,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当爹的去偷看闺女的裸体,于情于理说不过去。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闺女像极老伴年轻时的模样,让老离眼前出现了错觉。-
-
  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老离咬了咬牙,心中不禁想到「闺女是我养大的,当爹的看看有什么不可,何况……」,眼睛一瞬间睁大,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老离把头低了下来,眼睛像不受控制一样,钻进了闺女的两腿间。
-
-  浑圆的大腿中间,是一团黑乎乎的景象,被一线裆的丝袜紧紧包裹着,裤袜的裆线深深陷入闺女那肥腴而又隆起的肉馍上,无边的春色缭绕,被丝线分割出来的两片肥嫩的阴唇,如同穿花蝴蝶一样,随着闺女的呼吸仿佛在不停地翕合着、翩翩起舞。以为自己眼睛花了,老离往前探了探身体,当再次看到闺女肥沃的肉穴上时,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了。-

-  「夏夏没穿内裤」这是老离脑子里产生出的第一个念头,随着他的动作,在仔细观瞧之后,否定了第一个念头,他的脑子里便出现了第二个念头「不对,夏夏穿着呢,掩藏在肉穴里面的东西虽然看不到,可股沟里的上下显出的细带?难道说是那个什么丁字裤?」顺着肉穴上面的细带往上,是闺女高高隆起着的阴皋,上面被一簇乌黑浓密的体毛覆盖着,它们甚至顽皮地从灰丝里面钻了出来,弯曲的样子像是在向自己招手,空气里仿佛都带着一股淫靡味道,让老离的心里再次联想到自己的妻子。-

-  妻子在这个年纪也是这样肥腴丰满的,尤其是生过两个孩子之后,下身不但没有过多松弛,反而因为年龄的关系,更加熟肥饱满,每当自己把下身插进去后,总能被一团团柔软的颗粒紧紧包裹住,研磨着自己的龟头,别提多舒服了。-

-  如果不是记忆深刻,老离怎么想起曾经的美好生活,看着身前的女人,老离难免比较一番,品头论足之时,不禁疑惑起来,闺女是不是也和她妈妈一样?-
-
  想到这里,老离不禁嫉妒起自己的姑爷。自打贴身的小棉袄出嫁之后,无数个夜晚不知被姑爷品味了多少次,女儿那么好,哎,嫉妒的同时,老离的心里还带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只不过脑子里的想法瞬间就被眼前的景物所替代,让老离顾不得多想便再次观瞧了起来。-

-  「这颜色,到了岁数啦,真肥啊~」看着闺女下体鼓起来的刀切馒头,虽然它不再像处女那样嫩红一片,但依旧给老离一种白白净净的感觉,更因为闺女那成熟饱满如同初生麻雀的褐色的肉穴,无时无刻不透露出的熟韵味道,让老离的心里开始心猿意马起来。
-
-  透过飘窗上面的二道纱帘,把外面的眼光照射了进来,虽然此时的屋子里不是特别明亮,但这绝对不影响视线。-

-  安静的房间里,老离的喘息声渐渐浓重起来,他伸出了右手,一点点地朝着闺女肥隆的下体探去。即将触碰到哪令人激动无比的肉体上时,老离颤抖的大手甚至能感受到闺女的体位,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紧张地看了一眼闺女,见她依旧睡熟,老离的心里稍微踏实了些,随即手指便轻轻地抵在了闺女的两腿间。
-
-  「啊~这么肥」高高隆起的肉穴带着温暖,混合着丝袜的紧致柔滑,极为弹性地通过指尖,把信息传递到了老离的脑海中,让他的脸颊几欲扭曲起来,下意识地再次触碰了一下,果然弹性十足啊。
--
  老离的脑子里浑浑噩噩的,下体并未因为年老而失去反应,在看到闺女的裸体时,就已经跃跃欲试,现在早已支起了帐篷,涨得老离很是难受辛苦。-
-
  精神高度紧张之下,老离的脑袋上已经渗出了汗水,他偷瞧了一眼闺女,见闺女没有太大的反应,胆子也大了起来,顺着肥腻的肉穴把指尖陷入到了肉缝之中,感受着闺女饱满肥沃的身体,那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刺激之下,老离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下体马眼上分泌出的润滑体液。-

-  这要是能够一亲芳泽,就像……或许是因为动作大了,闺女的双腿合拢了起来,幸好自己的动作迅速,这要是给闺女发现了,老离头上的冷汗又多了一层。
-
-  「哎,偷窥闺女的身体,真不应该啊」被闺女影响了进程,老离的心里难免产生出自责和愧疚,老脸上火辣辣的,七上八下的心里游离不定起来。
--
  「我这是在做什么啊,对闺女做出这样的事情,简直太混蛋了」暗骂了自己一声之后,老离打算撤身离开,可放下扫帚,还有笤帚,闺女裸露在外的上身就在刚才明晃晃地颤动着,这极具刺激感官的一幕让老离又犹豫起来。
--
  老离承认,闺女的乳房比老伴年轻时还要肥硕,别看她是平躺在大床上,可壮观的乳房并未失色半分,依旧傲娇地挺动着,两个奶头撇着八字怒放在乳峰之上,像荡悠在池水中的睡莲,无处不在的肉欲风情让人禁不住垂涎三尺,心里麻痒痒的。-
-
  怒挺的深肉色奶头,形同桑葚,白嫩肥熟中透着喜悦,让老离的理智再一次被欲望冲散,他告诫着自己「我只摸一摸,就一下」,随后挪动着身子,挺着啷当着的下体,转到了床铺的另一头,伸出颤颤巍巍的大手,眼睛盯着闺女的眼睛,悄无声息地把手压了过去。
--
  触感柔软而又不失弹性,在碰到闺女的奶头时,老离看到闺女的眼睛噏动了一下,翘挺的琼鼻都轻微地动了动,这个时候,他应该迅速撤离,可老离并没有那样做。忘乎所以之下,他竟伸出了双手,一边一个抓向了闺女的乳房,深深陶醉在闺女的软玉温香里……「嗯~」哼了一声,离夏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眼前灰蒙蒙一片,一道身影遮在身前,一刹那的恍惚,她误以为是公爹,还差点呼唤出公爹名字。当眼前清晰之后,这才发现,原来是父亲。
-
-  心里一紧,迷糊着的眼睛渐渐清澈起来,意识也由初醒时的迷糊变得清楚了,幸好没有喊出公爹的名字,离夏拍了拍自己胸口,长出了一口气。-
-
  就看父亲委身坐在自己的身旁,说话期期艾艾,那样子准是想从自己的嘴里探听小勇的意思。坐起了身子,离夏并未遮掩自己的赤身裸体,见父亲有些吞吞吐吐,她笑着说道「着急了?」见父亲一脸急躁的样子,离夏盘身靠在父亲身边,挽着父亲的胳膊揶揄道「爸,你给我挠挠后背,我就告诉你情况!」胳膊触碰到闺女肥颤颤的奶子,老离稳了稳心神,刚才幸好他的动作迅速,这要是被闺女看到自己对她动手动脚的,得怎么看自己啊,就说闺女喜欢跟自己撒娇,可当父亲的总不能没有形象吧。-
-
  心里处于反复矛盾之中,当听到闺女嘲笑自己时,老离的潜意识告诉自己「应该成了吧」,但他不敢肯定,见闺女已经转过身体,于是他侧转着身体,把手搭在了闺女的后背上,干咽着问道「小勇怎么说?你快跟爸说说啊!」「我后背痒啊,爸,您别尽顾着自己的事情,嘻嘻~您倒是动动啊!」回眸扫视着父亲,见父亲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后背,离夏娇嗔着冲父亲扭动起身子,让他给自己挠挠痒。-
-
  虽然年岁大了,可体会也深了。自打公爹走后,亲情的分量在离夏的心里越发浓重,让她也越发珍惜眼前的一切。这种感觉,让她找到了儿时的快乐,像小时候依偎在父亲身边一样,体会着生她养她的男人带给她的快乐,虽然父亲老了,但浓情依旧,血脉相连的感觉在心里落地生根,永远无法消散。-
-
  身后的男人要给自己找个后妈,其实离夏的心里是带着酸楚的,但她不像兄弟那样上来就急于阻止,她爱父亲和母亲,为了父亲的幸福,她虽然心里不愿,但并不想父亲郁郁寡欢,要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拆散了这段姻缘,让父亲再度愁眉苦脸,对他的打击得多大啊,那也不是自己想要看的。
-
-  在睡醒之后,让父亲给自己轻轻抚弄着后背,这是多么享受的事情,离夏心里暖洋洋的同时,惬意显现在俏脸上,臻首都情不自禁地跟着微微晃动起来。
-
-  见闺女久久没有回答自己,老离初始还算沉稳,对着闺女光滑如玉的后背一下下地挠着,后来见闺女似乎已经沉醉在自己的动作中,便忍不住再次问了一句「小勇啥意思啊?」就听闺女鼻子里发出了「嗯~」的一声,挺享受的样子。都火烧眉毛了,闺女还这样沉稳,掌心里的宝贝是打不得骂不得的,但老离另有办法解决,挠着挠着,他便把手伸进了闺女的腋窝。
-
-  「嘻嘻~别挠那里啊」离夏回身冲着父亲媚笑着,却浑然忘记自己几近赤身裸体的身子。
--
  扭转的过程里,翘挺的乳房颤巍巍地移动到了父亲的指尖上,继而连乳头都碰到了父亲的手掌上。-
-
  敏感的乳头经过触碰,麻酥酥的感觉遍布全身,让离夏都禁不住轻轻呻吟了一声,彩霞也在这时悄然爬上了她那满月一般的脸颊上。-
-
  见父亲一脸惊讶,不好意思把父亲的手打开,离夏有些哭笑不得,嘴里娇嗔道「爸~您就对闺女那么没自信吗?」父亲这个样子,就和当初公爹差不多,看来,他确实是想女人了。离夏也不知道自己支持父亲再婚到底是对还是错,但有一点,只要父亲心里认可,她这个当闺女的绝对不会反对。
--
  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搭在闺女的乳房上,离响的老脸一红,急忙缩了回去,当爹的跑到闺女房间问话,摸奶子算怎么回事?这要是被外孙看到,再传到姑爷的耳朵里,就算是自己着急再婚,那自己也是百口难辩啊。
--
  摸闺女的奶子,幸好她并未在意自己的举动,算是给自己留了情面,不然的话,就算是亲生骨肉,那也是好说不好听啊。
-
-  当老离起身准备离开之时,身后传来了闺女再次肯定的答复「您放心吧,小勇不反对」。八九不离十的事情经过闺女的再次诉说,让老离的心一下就亮堂起来,他转过了身子,似乎不敢相信,嘴里喃喃道「小勇不反对?」离夏戴好了胸罩,挪身下床正准备穿上连身裙子,抬眼便看到了父亲,同时也注意到了父亲裤裆高高支起的帐篷。-
-
  男人的生理反应那么明显,尤其是父亲勃起之后的样子,让离夏看了之后,是又羞又喜。害羞是因为男女共处一室,就算父亲是无心的,可他对着闺女摆出了一个这样的造型,谁的心里能够泰然处之呢!欢喜是因为父亲表现出来的样子,连他起了生理反应,这不正好从侧面说明了自己的身材诱人吗!-
-
  娇羞地冲着父亲点了点头,拿起衣服的同时,离夏还不忘扫视着父亲,见他原本憨憨的脸颊上秀出的那道尴尬模样,女人的心里不是男人能够理解的,当老离看到闺女一脸羞涩的样子时,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丑态。紧张中原本消弭了的情欲,竟然随着女儿的羞涩让老离的下体忍不住脉动起来,竟隐隐有些收发不住,随后见闺女忽闪着大眼羞媚地看向自己,他把双手放在身下快速遮掩着,掩着身子脸上带着尴尬,老离狼狈而迅速地走出闺女的房间。
-
-  见父亲慈祥的脸上带着的那种尴尬滑稽,这样的日子似乎已经有十多年没有看到过了。尤其是他那下体微微弹动的样子,虽然父亲迅速遮掩起来,但还是被离夏捕捉到了一丝痕迹,直到父亲离开房间。-
-
  整理着身上的裙子,离夏满月一般的脸蛋上再次浮现出一抹娇羞,抿嘴轻笑的样子,妩媚十足。-
-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