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和母亲的孩子
我和母亲的孩子

我和母亲的孩子

几个月後,她生下了一个女儿,我去陪产当下看到婴儿滑落出来时,高兴地大喊「我当爸爸了」,而且帮我传宗接代的却是我的亲生母亲,她回家开始哺育胎儿的时候我总是故意凑过去一起偷吸,那种甜甜的味道让我难以忘怀,某次老婆很受不了的抱怨-
「都给你喝光了…小孩就没得喝了…」
-我从後面抱住她开始用力揉捏乳房,乳汁喷洒到处都是,笑着开口说
-「妳看还很多啦…让我喝一点又不会怎样…以前小时候说不定没喝过…」
-「唉唷…你别弄得到处都是啦…」
-「真是的…要喝怎不找你妈去…喝我的会让你感觉比较好?」
-「嗯…这让我感觉跟喝妈妈的母奶一样…好嘛"亲爱的老婆…」
-「哼…拿你没办法…你就过来吸吧…」-
老婆把乳房用手托了起来,让我尽情吸吮,而她则是逐渐感觉到快意,开始发出奇怪的鼻息声,当我满足後,看到老婆满脸通红,眼带媚丝的看着我,咬舔着一隻手指头。
--
我当然知道她已经动情了,将小孩放好後,我抱着她进到房间前,她忽然拉住我的衣服跟我说要温柔一点,伤口可能还会痛,我则是笑笑的说有别的方法,这时候我将她脱光後,让她趴在床上,阴部早已湿润到不行,她问我是否要从後面,我没回答她只是开始抹弄她不断渗出的淫水,涂满我的阳具跟她的臀肉。
-「我要开始囉…老婆」-
「啊…老公…你在摸哪裡…?」-
这时候我用指头一瞬间撑开她的後门,将湿润的阳具刺入後门,老婆吃痛地叫了一声
-「啊…不要…很痛….啊…」
-那紧緻的後门真的让我难以动弹,我将更多的爱液涂抹上去,开始强烈抽击挤下,老婆一开始很剧烈的摇头,不久後开始发出舒爽的声音
-「老婆真的不要了吗…?」-
「要…我要…」
-听完她气若游丝地回答,我放胆的开始抽送,接着她开始娇喘,淫水不断滴下,也沿着大腿流满床上
-「这麼紧?没有人用过?」
-她奋力摇摇头,见状我更兴奋得更加用力,结果似乎用力过猛,让後门有点撕裂流出一点点血
-「妳流血了…老婆…哈哈…真的像妳的处女给我一样…」-
「嗯…好坏…嗯..那边…对..我的第一次…给你了…嗯…」-
因为让她嚐到了不一样的刺激,所以就这样她达到高潮了,而我也在她後门内射了进去,放开後,她娇怒的槌了我几下,告诉我她多麼生气。
-
-这段时间以来她照顾故婴孩那种不正常的作息让她情绪有点不稳,而我时常安抚她,某次她看着小孩默默地掉泪,我问她怎麼了,她深呼吸一口气後,说有件事情要跟我坦承要我不能生气,我答应後,她开始说其实这孩子是她第二胎,在国中时候不懂事有生下一个小孩,後来託父母的朋友带走处理。-
-
当她说完看到我很平静,问我是不是生气了,我摇摇头,接着表示我也是孤儿,她觉得很抱歉让我想起不好的过去,接着她也说担心那个抛弃的小孩未来会恨她,问我关於孤儿对母亲的想法,我冷冷地说-
「老实说,我一定会恨我的母亲,而且会想报复她,无论用甚麼方法…」
-「我甚至更想让她可以生下我的小孩,让她知道小孩子没有母亲的差别…」-
她听完脸色有点惨白,问我说
-「那样可是乱伦耶…没想到连你这麼温和的人都会恨到生出有这种想法啊…?」-
「那老公你可要好好保护我…我可不想被自己抛弃的小孩遇到…」
-「我会保护妳的…不过啊…話说回来...现在的我已经原谅母亲了…因为我已经得到跟她一样的人了…就是妳」-
这句話逗得她十分开心,脸也害羞地红了起来,可是她不清楚我讲的是实話
-「你就是嘴巴甜…哎呀…小孩快醒了…」
-「呵呵…女儿乖…等等跟奶奶一起出去逛逛喔…」
-「甚麼奶奶啊…是『妈"妈"』…别乱叫…」-
「好的...妈妈...我会听話的...」-
老婆瞪了我一眼抱起小孩,而我则是故意用手比了一下乳房,逗得她巧笑连连。之後我跟她商量,请岳父岳母帮忙带婴孩,这样才有悠闲的两人时间,老婆二話不说地答应了,因为她也确实不喜欢带小孩。
--
等到小孩去托婴後,我们两人的生活顿时轻鬆不少,等老婆常去做美容SPA恢复身材曲线後,我又开始对她积极地求欢,老婆也会用各种情趣衣物来挑逗我,每天的生活当相当香豔刺激。
-
-过了一段时间,我问她有没有抛弃的小孩资料,她找出了一个很旧的盒子,拿出一张泛黄的影印纸,上面是影印的照片,就是那张我小时候的照片,可惜已经看得不是很清楚了,老婆问我要幹嘛,我回答说当然要看清楚对方样貌才办法可以保护她,接着她也靠过来一起研究,我问她有没有更清楚的,但是她说唯一一张照片当初一起交给父母朋友了,大概只有那小孩身上才有正本照片。老婆仔细的看着照片,又看了我一下,对我开玩笑的说
-「疑?你不觉这得这婴儿的五官似乎...跟你有一点点像嘛…?」-
「对耶,我不但跟美女老婆有夫妻脸…连她第一个小孩都很像…」-
「哈哈…受不了你耶…这麼逗趣?」-
她轻拍了我一下,抱怨我开无聊的玩笑
-「那麼…妳被我找到囉!」
-「啊…?什麼意思...?」-
「妳不是说我长得像这小孩…我就假扮一下囉…看看妳有甚麼反应…」-
「哼…没正经耶…」-
「你假扮这小孩…那我也就假扮他母亲囉…」-
「真是的…就喜欢玩这个扮演吗…?」-
接着我将老婆扑倒,掀开了她的短裙,开始抚摸她的透肤丝袜大腿-
「妈妈…我要侵犯妳囉…」
-「嗯…乖…妈妈给你…让妈妈补偿你…」-
「妈妈妳好棒…好漂亮…」
-说着并动手解开这个对我来说拥有双重身分女人衣物,开始亲吻摸捏她的肉体,接着咬上了充满乳香的乳头,开始吸吮着乳汁,舌头不断玩弄乳头-
「呵…乖儿子…儘量吸…让…妈妈…补…偿…你没喝…到的…啊….」-
「好...棒...吸的…舒服…啊…儿子…啊…嗯…啊…」
-她的手也加入了战局,自己不断揉捏喷出乳汁,嘴裡一直娇叫着-
「妈妈…妳好骚喔…是为了谁…?」
-「嗯..嗯…儿子…为…了…儿子你…」-
「嗯…给我…儿子…给妈妈…快…」-
这时候老婆把腿左右撑个全开并抬着,自己把丝袜跟内裤撕扯破掉,好像告诉我要赶快侵犯她-
「妈妈…我不戴套喔…」-
「嗯…好儿子…没关係…快进来…」
-「嗯啊….好大….儿子的你好大…嗯…用力…点…嗯啊…塞满了""」-
「哈嗯…啊…好激烈….好棒…」
-「妈妈妳体内好多汁喔…」-
「对啊…为了…帮你…怀…」-
「那我要让妳怀孕囉…妈妈…」
-「好…嗯…嗯…好…惩罚…嗯…惩罚我这坏妈妈…嗯哼…」-
「受精吧…妈妈…要射了…」
-「给我…给我…现在危险期…要怀上了…要怀"""嗯""""」-
「要怀上儿子的小孩了…嗯啊…嗯""""""好烫"""""」
-这时候我滚烫的精液就在这刺激的时刻一滴不漏地射入了她的子宫,老婆也用腿紧紧夹着我的臀部不放,似乎在表现着被授精的欢愉,当她高潮结束後起来整理衣物时,嘲笑了我怎麼那麼变态,这次做爱超乎异常的激烈,竟然爱玩这种扮演,而我则是亲了她丰唇一下,告诉她说这样才是真实。
--
虽然她还是不了解我最後那句話的意思是甚麼,这时我赶紧问她那句危险期的話是不是真的,她则是笑笑地跟我说那句是实話,当初商量好要生两个小孩,万一再有了也好,早点生一生以免小孩不健康,我则是高兴地抱住了她,但她补了一句说
-「还好你真的是我老公…如果是被那个抛弃儿子侵犯了还有了小孩…我不崩溃才怪呢!」
-「相信我…妳是绝对不会崩溃的…老婆…」-
「嗯…那是因为老公你在我身边啊…」
-接着,我将手伸进了口袋摸着那张自己幼儿时候的照片,心理犹豫着要不要让她知道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