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攻心小姨
攻心小姨

攻心小姨

我一直伏在小姨身上做着活塞运动,一次又一次,重复着简单机械的拍打动作,房间里回荡着两个人呻吟与交媾的淫靡声,没有言语,只有喘气和快乐的声音
-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下的玉人也不知高潮了几次,直到两人的喉咙干涸再也叫不出声来,交合之处已经变得水润一片,粘稠十分
-  而小姨的面色越来越正常,我此时脑子也清醒了很多,终于,我感觉到自己要射精了,于是开始用尽全身的力气,在小姨蜜穴中拼命的冲刺,拼命的抽插,胯下响起强烈的淫渍拍打声
-  「噢……噢……噢……慢点……慢……慢点……要……要坏了……啊」小姨脸上渗出虚汗,银牙紧咬,粉背弓起,玉臂抱住了我的脖子-
  一股眩晕的快感袭上大脑,一声低吼,我将阴茎死死的抵在小姨的子宫口,龟头喷射出大量火热的精液-
  感觉射了很多,很久,直至将我人都抽干到虚脱,无力的躺在小姨身上,鸡巴还留在小姨的阴道里,不愿抽出,就此沉沉睡去
-  梦里,我与小姨相偎相依,共乘小舟,在一望无际的海水中徜徉,突然之间船翻了
-  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到怀中的人儿在蠕动,然后胸间一空,好像一具肉体离开了我的怀抱
-  啵的一声,胸膛经过推搡,鸡巴从小姨蜜穴中拔出,像是酒瓶揭盖,带出潺潺淫液,如此淫靡的动作与声音,我仿佛听到一声情痒呻吟-
  而我们交合之处的爱液早已被体温烘干,两人的耻毛粘成了一团,在分离时的撕扯下,疼的我一下子睁开了眼-
  「呜哇啊!天啊,我们做了什么?」睁开眼,一张泪眼朦胧的凄美面容印入眼眶,蓬乱的长发披落在她赤裸的香肩上,四目相对,小姨再也克制不住,抱住裸露的酥胸,失声痛哭了起来-
  「小姨……」我这时已经回过神来,之前的气势荡然无存,此时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噤若寒蝉
-  「呜呜呜,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哇啊!姐姐,我对不起你啊」此时小姨已经恢复了神智,记忆起一些零碎的片段,美目泛红,眼中升起绝望之色,伤心欲绝,忽而一头撞向床角
-  「不要!」我虽然没说话,但一直在观察着小姨,见她有想不开的举动,迅速拉住了她玉臂,将她扯回床上,一个翻身压在她身上-
  因为我俩都还是赤身裸体的状态,而我这个动作正好将自己鸡巴顶在小姨的小腹,阴囊甚至可以感觉到小姨阴阜上耻毛传来的刺痒感
-  「啊!不要,你快起来,快起来」小姨感受到我胯下的异常,羞愤的娇呼着,雪白的身子在我身下不断扭动-
  「不行,除非你答应我不再寻死」几番扭动下来阴茎又重新胀大起来,我虽是满脸尴尬,但内心却十分坚定,不敢放开她-
  「好好好,我答应你,你快从我身上起来」小姨此时只想让我从她身上爬下去,连忙答应着,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嗯..还是不行,我不会冒一点风险拿你的性命打赌的,而且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不要自责了,我也有问题,请你原谅我,小姨」我沉思了片刻道,还是决定不起来,无赖似的继续压着小姨,不仅为小姨着想,其实自己也不愿起来
-  「呜呜呜,小姨不怪你,没想到他竟然在酒中也下了药,可发生了这种事,小姨怎么对得起你妈妈,怎么对得起你家人,小姨已经没脸活下去了」小姨泪水涟涟,但看我这样子是不会起来的,停止了挣扎,为了掩住自己的糗态,护住了自己的哭泣的脸庞
-  但这番话在我耳中听来却是大大的讽刺,不禁回想起她所的苟且之事,冷笑道:「哼,小姨,你说的太过了吧,难道你对不起的人还少吗,凭你做过的事,我还以为你已经完全不在意廉耻了呢」
-  「你在说什么……」小姨一怔,似是听不懂我在说什么,美目泛起疑惑之色
-  我冷哼一声道:「不用装了,小姨,你跟大黑二黑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你……不是……呜呜呜……我没……我没有……」小姨神色慌张,檀口微启,似是惊讶,似是羞张,不住的摇头-
  「还想骗我,小姨,我真的对你很失望,一直以为你是个正经的女人,没想到你竟这么下贱」我见她不敢直视我,心中笃定,怨气渐起
-  「没有……呜呜……我不是的……呜呜」小姨心神大乱,脸上顿失血色,不知所措的哭了出来
-  「哼,不用说了,小姨,自己做的事自己清楚,真不知外公如果知道了她女儿竟然做出如此不堪事来会是怎样的心情」我不留情面,甚至搬出了外公,直击小姨脆弱的内心-
  「不……不……不要……求你……不要告诉外公……我不是那样的……哇啊」小姨心神受到震动,嚎啕大哭起来
-  她这幅模样令我心碎成伤,不禁思索起来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但一想到自己小姨被狗干,我便忍不了,一定要矫正她的这种行为
-  「哼,我可以不告诉外公,但你要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说你的骚屄就这么想被鸡巴肏?」我刻意用粗鄙不堪的话,摧毁她圣洁清丽的外表,让她急于解释而变相承认-
  「不是的……呜呜……我才没有……我是被……呜呜呜」小姨越说越激动,越激动越说不出话来,委屈的哭了出来,泪眼朦胧,似乎是回忆起什么的事,秀脸上满是痛苦-
  我见此心下一软,不禁怀疑起来自己是不是错怪小姨了,脑中开始回忆起小姨的点点滴滴,凭她的条件肯定不缺男人,而外公一门正统无比,定然不会培养出小姨这种扭曲的心理,或许是有别的隐情-
  于是我一边摩挲起小姨脸庞,替她拭去泪水,一边轻声安慰道:「别急,别急,乖,慢慢说」-
  小姨有些不适应我这般亲昵的举动,羞愧的将头扭向枕边,娇躯随着抽泣声微微颤抖,在我安抚下稍微平复了下心情,没有像刚才那般痛哭
-  「呜..上次他来我家向我求婚,呜呜..我没答应,而他趁我进房时在我水杯里下了药,后来我一边看他收拾,一边喝下了那杯水,药效刚一发作,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强奸我,呜呜..我被他按在地上,不断尖叫,引起了大黑二黑的护主的凶性,将他咬跑了,但那时候药效已经遍布全身,我躺在地上没有一点力气,意识又渐渐迷糊,而我那时身上已经被他脱光了,只觉得下面又痒又热,于是手放在下面..呜呜..然后它们就来舔我...于是我..呜呜..我不是故意的..呜呜..」说到最后小姨几度哽咽,意识泣不成声-
  我豁然贯通,原来如此,小姨之前隐瞒了这一部分,现在想来是自己错怪小姨了,这一切的原罪还是出在我那准姨夫身上,没想到他行事如此卑鄙,不仅在酒里下药,求婚不成更是在小姨水里下药,但转念一想,也正是因为他自己才有与小姨共度云雨之欢的机会,真不知是感谢还是怨恨他-
  而我也猜到了后面所发生的大致事情,小姨本是没这种爱好,当时的情况就像今天这次红酒事件,迫于药力而失身于大黑二黑,事后觉得舒服再加上被准姨夫伤害,内心对男人失去信赖,这才移情别恋到了大黑二黑身上,想通之后,站在某个角度她也只是受害者而已-
  回想起我之前对小姨所言所做,不禁懊恼不已,心中满是后悔,压着小姨的身体也渐渐发虚,但我此时心里还是有个最重要最害怕最不能接受的疑问:「那小姨,你跟狗这样,就不怕生狗宝宝吗」-
  「呃……噗」小姨登时一愣,似是忍不住,眉眼一展,破涕为笑,像是雨后彩虹,眼睫毛上还沾着泪珠,颇为美丽
-  我却一头雾水,难不成小姨觉得怀上了大黑二黑的狗宝宝很幸福吗,草,她敢-
  而小姨似乎发现了我没在开玩笑,而是真是不懂,收下表情,耐心替我科普起来:「傻瓜,狗的精子和人的卵子是不会结合,而且,你想的什么呢,小姨才没跟它们做这种恶心的事,我只是那次被他们舔特别舒服,印象特别深刻,但从那以后我没有再让他们舔我那里,只是他们最近发情期到了,常常舔我脚和大腿,虽然是舒服,但我是出于不忍和感恩才放任它们,所以你不要告诉外公好不好」
-  小姨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我看得出她是真觉得认为跟狗干那种事太过恶心,这一下将我脑海所想全部打乱,重新排列起来,不觉嘴角微翘,越来越喜,-
  自己只是听到了小姨的淫言浪语,并没有亲眼目睹,就认定了她跟狗干过那种事,给她打上了下贱的烙印,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以为,现在醒悟过来,既兴奋又开心,她依旧还是我那个美丽漂亮,冰清玉洁,圣洁无比的小姨,心情从地狱瞬间上升到天堂,连周围闷闭的空气吸在鼻里都觉得格外清新-
  而她之所以对这件事这么敏感,也正是如我所说外公的家教太过严厉,就算只是被狗舔过,不管是有意无意还是什么,在他看来都是特别丢脸的事,这种性格想法自然也加强到小姨身上,所以她反应才这么强烈-
  自己在错误的认为下白白占了这么大一个便宜,当然不会就此认错放手,脑中马上转动,想着弥补之法-
  算一下时间,小姨跟狗之间发生的事也才就上个月开始,幸好被我发现了,不禁偷偷窃喜起来,难道自己还比不过两条狗嘛-
  最后想了想还是决定阉了大黑二黑,这样它们就不会发情了,反正年纪也不小了,这种手术对它们健康也好,嘿嘿-
  转念如此,于是我环住了小姨细润的腰肢,柔声道:「好了,小姨,不要伤心了,再哭就不漂亮了哦,我会替你保密的,但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只要你以后不再做这种事,那我就不会告诉外公」-
  「嗯嗯,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今天的事我们就当这一切都没发生给忘了吧」小姨这下没有在意我的动作,美目满怀期冀的望着我,美丽又天真-
  我眯着眼睛微微一笑,怎么可能会就这么算了,若是以前我对小姨还只抱有欣赏与爱慕的态度,绝对没有禽兽想法,但既然发生了这种事,我的心态便随之发生了变化,眼下正是好机会,我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  我俯下身,按住小姨双臂,让她正视着我,深情道:「不可能的,小姨,我不想忘,也不会忘,你知道吗小姨,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这种爱不是亲人之间的爱,是那种我想拥有你,揽你入怀,狠狠占有你的爱,我只是怕说你会讨厌我,所以一直藏在心里,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我认为是上天给我的机会,这次我一定不会错过你,就让我代替他们,成为你的男人,我一定会好好的爱你,一直照顾你,直到永远的」-
  小姨先是一惊,抱在胸前的双臂被我扯开了一部分,露出半截雪白的酥胸,但听我说的话,忘了遮拦,眼中升起感动,最后还是认定我只是青春期的冲动,轻摇着螓首道:「傻孩子,小姨从来没有讨厌过你,你一直是小姨最疼爱的人,但你还小,不懂得什么是爱,所以才会说这些」
-  「不,小姨,我不是小孩子了,知道什么是爱,你就是我这一生中最珍贵真亲爱的女人,你说我小,你看我,哪里小,这么高这么壮,绝对会保护你不受别人欺负」小姨胸前半泄的春光使我眼神有些飘飘忽,为了转移心神,我举起右肩,展示起自己的肌肉
-  「可是小姨已经老了,你还年轻,以后找了女朋友就会不要我了」小姨轻笑起来,我这个动作在她眼里更像是小孩子,温柔的注视着我道-
  「哪里会,小姨,你在眼中永久是最美的,没有老不老,只有爱不爱,我向你保证我会永生永世爱着你,我现在只问你,你爱不爱我」我内心开始排兵布阵
-  「爱,当然爱,你是我外甥,我怎么会不爱……」小姨眼中饱含深情,但那显然是亲情,檀口还欲休说,被我打断-
  「那不就对了,既然你也爱我,而我也爱你,两情相悦,这不正好吗」我当然知道她要说什么,现在做的就是要混淆她,忽悠忽得好,操逼操到老
-  「不不不,你是我亲外甥,我们是禁止在一起的,这样做是有违世俗伦理,会被世人所唾弃的」小姨摇着摇头,理智的教导着我-
  「小姨,可是我们现在已经踏过这条线了,而且你也有着不堪的回事,既然如此你又为何要秉守那份矜持,难道说我满足不了你嘛」说着我似恶作剧一般,将自己肉棒当做印章,拓在小姨的肚子上,火热贴在她小腹上,长度从耻骨直达肚脐-
  「呀,你快拿开,不要欺负小姨,呜呜呜」小姨受惊,扭动几下无效,娇弱的哭了起来-
  「好好好,我不动我不动,我错了,小姨你别哭了,我不是故意的,我真该死,啪啪啪,我是真的爱你,绝对不会伤害你,只想保护你一辈子」玩笑开大了,我迅速将自己阴茎从她小腹上翘了起来,一边不知所措的安抚着她一边重重的扇了自己几巴掌
-  「呜呜呜,小姨不是个淫贱的女人,不要羞辱小姨,小姨始终是你亲人,我们是不能在一起的,我更不能对不起姐姐」小姨止住了泪水,美目中感动溢出,但还是放不开那层心房-
  「我从小就没了妈,每次见到你,我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仿佛在告诉我你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我绝对不会再让你被别人夺走,你只能是我的」既然小姨提到了我妈,我就借机将我过世的妈搬出来,试试能不能激起小姨母性来感动她
-  「呜呜呜,铁蛋……别说了,不要这样..小姨之前已经做错了,现在不能再错了」小姨美目泛红,水汪汪一片,不知是回忆悲伤还是感动哭泣-
  「我妈已经走了,想必她在天国唯一的愿意是希望她儿子和她妹妹开心快乐,所以我们不要让她失望,只要我们是快乐的,我妈在那边也会替我们高兴」小姨一颗心始终困在道德的枷锁中,不愿挣脱,我只好继续利用我妈的口吻淡化小姨的愧疚,改变她的思想-
  「呜呜呜..不要逼小姨了,小姨真的,真的做不到..呜呜呜」小姨心绪越来越紧绷,越来越脆弱,美目中尽是挣扎
-  「小姨,我不愿见你伤心的样子,我只想让你快乐,你开心是我最大的幸福,无意冒犯,我是真的想知道,难道你之前不觉得快乐吗?」我直抒胸臆,含情脉脉的说道-
  外公过严的家教根深蒂固的植在小姨脑海中,于是我决定从她身体方面下手 趁她迷茫之际,一边环住她的纤腰,然后躺在她旁边,四目相对,见她眼中有些闪烁,想必自己的话起到了效果,不禁一喜,搂住她的娇躯越来越紧-
  「不..不要..」小姨回过神来,扭动了几下无效,但我看到她脸上明显泛起羞色,似乎是回味到之前所发生的事-
  「小姨,那时动情的你在我眼中,就像是世间最美的人儿,我好羡慕拥有你的那个男人,我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把你从他手上抢过来,这样你就可以少受些苦」这一刻我仿佛情圣附体,轻拂过小姨秀发,吻上了她的额头-
  「呜呜呜,铁蛋..不要这样..不要逼小姨了好不好..呜呜呜」小姨泪如雨下,没有挣扎,没有反抗,只是一味的哭泣 我黯然,小姨显然还是过不去那一关,现在想来也是,连被狗舔几下都觉得过意不去,不敢面对,而我现在取得进展相比之下已经很好了,再坚持下去可能会把小姨逼疯的-
  「好吧,小姨,我知道你现在一时接受不了,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我不逼你,但你要给我个机会,让我试试做你男朋友,反正你现在分手了嘛,等你找到意中人再做决断,这样行吧」我叹了口气,一脸痛惜,提出个折中的法子,仿佛受到很大损失的样子-
  「...」小姨沉默了片刻,仿佛在思索,随即在我目光下点了点头-
  我欣喜万分,自己的这招欲擒故纵还是放长线钓大鱼的计划总算成功了,虽然只是一小步,但我相信自己只要踏进了小姨心房,就绝无拔出来的可能
-
-  【完】